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图翁中文 >> 道医 >> 第五十六章

为了继续做好邻居, 周锦渊答应了张老板, 以后他做肉了, 把时间错开一点。

张老板连连感谢, 两个出家人, 还是好说话啊。他一边感谢,眼睛就一边看那锅神仙鸭,还热腾腾的,散发着香味。

周锦渊迟疑道:“……来一碗?”

“好好好好好!”张老板一秒也没迟疑, 一叠声地道。

他这个饭店虽小,但也安安稳稳开了十几年, 大家都知道,他家每天必有的汤,用料足, 炖的时间久。但周锦渊这锅, 用料明显更足, 还放了几片人参,毕竟是给病人吃的,世代锤炼出来的配方,竟是极为完善。

这锅神仙鸭,病人吃了益气滋阴,常人吃了也能增强体力,周锦渊舀了一碗给张老板, “您喝了这个, 就不要吃木耳、胡桃、豆豉这些了。”

毕竟是药膳, 所以也有忌处。

张老板点头,先喝了一口汤,从喉咙里发出喟叹,“啊……好像有枣子。”

他下意识地说完,才尴尬地道:“我不是在猜这个配方哈。”

“这有什么。”周锦渊一笑,“我瀛洲老家好多病人都会做,不过这个要加的药材比较多,又有忌口,其实不适合你们店里。倒是可以按比例放一些黄芪、生姜、和胡椒粉,健脾益气的,味道也好。”

周锦渊很随意地把用料配方告诉张老板,如果不是那些配比有讲究的药膳,怕别人不了解药性做了出什么问题,一些适用无病者吃的食谱,他是无所谓说出去的。

张老板挠挠头,“我都挺不好意思了……小周,那以后你们要做什么菜,到我这里来吧,我帮你处理食材,而且我看你们做菜的地方也比较小。”

“好啊。”周锦渊欣然答应。

旁边的邵静静感动地几乎落泪,因为,这些天一直是他在处理食材,老天作证,他以前从来不会,包身工真的很惨。

……

“小周,我来拿丸子。”一个老太太走进小青龙诊所,还对周锦渊说了句,“福生无量天尊!”

周锦渊也回了一句,“新一批已经做好啦,我给您拿。”

他把用小盒子装好的孔圣枕中丹拿出来。在附近风靡一段时间的大丸子以其坚挺的品质在市场上站稳了脚,并未昙花一现,成为了小青龙除了膏药外最畅销的产品。

比如这位老太太,她就是给孙子买的,自称孙子(被逼)吃了后,睡眠质量提高,背书质量也有那么点提高,老太太觉得性价比相当高,决定一直喂到中考。

而且,在这开诊所开久了,接触的人多,周锦渊和容瘦云都各自发现了一些同道中人,像这位老太太信的同是道教,和周锦渊还挺有共同语言。

反正是自己开的诊所,周锦渊想怎么浪就怎么浪,要不是另一个老板是容瘦云,他能录一个“福生无量天尊”当开门自动欢迎词……

平时他们俩还会搞一些活动,给上门来的人送手抄的经文、符文之类,结个善缘。他们在诊所里打坐、敲木鱼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多居民都知道。

不过客观地说,容瘦云散的经文比周锦渊要多,佛教人气还是高一些。

像最近,要到端午节了。

五月初五端午在道教还有别的讲究,这天是三元五腊之一的地腊,正是祭祀神明祖先的良辰吉日。周锦渊抄写了一些五帝五老上帝宝诰,准备送给附近的道友们,也有一些复印版分发结缘。

“来,这个给您,五方帝解五方厄。”周锦渊将药连着宝诰一起递给老太太,还拿了一支艾草,“还有这个。”

这个就是代表小青龙诊所送的了,他们买了些艾草回来,但凡上门的病人都送一支。

“五月五日午,天师骑艾虎。”老太太说了一句,笑吟吟地接过艾草,“多谢啦。”

周锦渊目送她离开,又继续用毛笔抄写宝诰,包身工邵静静和季缓被迫跟着他一起抄经。抄经用的是小楷,邵静静压根就没学过,抄得压力山大,季缓倒还有点底子,甚至跟着莫教授抄方学习时,也用的毛笔。

“老板,我能不能不皈依了,抄经好难啊!”邵静静喊道,“我宁愿去糊膏药!”

“不行啊,当然不行啊!”周锦渊道。

邵静静喋喋不休:“可是我真的不会,你看字迹都糊了。”

周锦渊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吼道,“不要再抱怨了,抄经的时候一定要心平气和,内心澄静,才能好,你看看你!!!”

邵静静:“………………”

季缓:“…………”

您看着也不是很心平气和啊……

周锦渊长舒一口气,低头敛目继续抄经。

邵静静压根不敢和周锦渊顶嘴,鹌鹑一般继续埋头用毛笔抄写经文了。

不多会儿,脚步声传来,听着是有两个人踏入了诊所。

“福生无量天尊,下午好,进门免费送艾草和解厄宝诰——”周锦渊嘴里随意招呼着,头也没抬,直到写完最后一笔。

然后才一抬头,却见谢主任和容细雪站在门口,容细雪还一脸无奈,他都没来得及提醒周锦渊,周锦渊已经嘴快地开口了。

啊,谢主任……谢主任?!

夭寿啊!被谢主任抓到搞迷信了!!

“哎我去!”周锦渊条件反射地心惊肉跳,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灰头土脸再爬起来的时候,周锦渊才想起来,妈蛋哦,这又不是在三院。谢主任突然出现在小青龙,他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邵静静嘴巴大张,看着这位卷发女士,心说这到底什么人物,不会是本地道协的老大吧,他还从来没见过谁能让老板这么狼狈!嚣张的老板突然安像鸡!

“谢主任,你怎么来了……”周锦渊讪讪道。

“周医生在抄经啊,很闲适嘛。”谢敏微微笑,“端午节快乐。我姐姐家住在这附近,今年在她家过端午,又遇到小容,就顺路来看看你。还没有来过你这儿呢。”

当初周锦渊拒绝大家来围观开业,也没发什么广告,所以谢敏只是和大家合送花篮,知道个地址罢了。

“巧了哈,那您坐会儿再走吧。”周锦渊干笑,又给谢敏介绍季缓、容瘦云和邵静静。

容细雪就不必说了,他也常去三院,和谢主任早见过,刚才还是他在路上遇到了谢主任,把人引过来的。

“莫教授的高徒,我听过你。”谢主任和季缓握手的时候如此说。

季缓挺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怕是听说我个扫把星吧。”

海洲市中医界应该不少人知道他这个奇葩,明明是莫教授的学生,竟然都难找工作。

谢敏抿嘴一笑,“季医生在这儿不是做得很好吗?可见那些都是无稽之谈。”

小青龙生意红火啊,她都知道,之前要不是周锦渊和陆蒙说过,被挤破门的就是小青龙而不是康复科了。

季缓不禁和容瘦云对视了一眼,谢敏不知道容瘦云这号扫把星,怎么说呢,他觉得比较像是他们俩负负得正了……

谢敏坐下和他们聊了几句,大家都是医生,聊起来当然都是病人。

“……骨科有个病人,是开放性损伤,骨外露范围还挺大。但是身体不好,也不好动手术,咱们科的刘医生过去看了,想用中医外治法配合治疗嘛。但是这都好几天了,我看创面长得也不是特别好,而且伤口感染了,现在很怕肢体最后无法保存,或者失去功能。小周你有没有什么想法?”谢敏问道。

中医科横空出世前,骨科才是三院的王牌科室,这骨折治疗好说,同时存在感染伤口就比较麻烦了。

“那这个可以问秃……容医生,他更加专业。”周锦渊说道,“他制作的伤愈膏挺好的,以前在瀛洲,有患者也是开放性骨折,本来也是要截肢嘛,后来也没事。”

谢敏虽然有点预料周锦渊的朋友医术应该不错,但听到这样的事迹还是讶异了,她觉得容瘦云估计也是世家子弟,从小学习传承,伤药可能也是独家伤药。

“现在具体什么情况啊?”容瘦云问了一句。

谢敏想想,说道:“中西医结合治疗,打了几天破伤风抗毒素和抗生素,也修整了不平整的骨头……”

她说完了,容瘦云就道:“感染了啊,那是比较棘手,其实需要外治的药膏有比较强的控制感染的功能,我记忆里,确实也接诊过已发生感染的开放性骨折,从未感染扩散。”

谢敏连连点头,其实他们的中医在用外治法敷药时,也没有很严格的无菌条件,因为本身药也确实能增强抗感染能力。但是按照容瘦云的说法,那药性还不够。

三院拳头科室之一的骨科是西医,他们中医科擅长骨伤科的大夫就不多了,见状,谢敏立刻起意,说道:“患者家属保存肢体的意愿非常强烈,容医生方便来会诊吗?”

容瘦云也是正经医生,虽说单位只是个小诊所,大医院向小诊所发出会诊邀请,似乎有点奇怪,但谢敏觉得,还是看医疗水平。计较这些,患者怎么办。

容瘦云也没什么犹豫,“可以啊,明天吧,我先看看患者,面诊一下。”

谢敏立刻联系了院里,走程序安排。

“好了,我也该走了。”谢敏也没坐很久,她还得去亲戚家过节,“是说送解厄宝诰和艾草是吧?那我也领一份吧,该怎么弄?”

周锦渊用一种“你是不是在钓鱼执法”的眼神看谢敏。

谢敏哈哈一笑,“周医生这么看我干什么,下班时间。”

“……诵念就行了。”周锦渊战战兢兢拿了一份手抄版给她。

谢敏离开后,邵静静仍久久凝视她的背影,只觉其风采不俗,这可是个能把老板吓得摔地上的神人啊……

……

第二天,容瘦云就跟着周锦渊一起去上班了,周锦渊早在三院混熟了,把他带到骨科去。

容瘦云要面诊,主要看病人的病情,不同的阶段和病症,他要用的药也得调整。

医生已经和病人、家属提过了,他们请了人过来会诊,家属一直提心吊胆,已经不能手术,恢复情况又不好,他们在做了一些功课后,知道肢体不一定保住,保住了也可能丧失部分功能。

面对这样残疾的风险,从病人到家属心理压力都很大,对这位大夫的期望值也很高。

周锦渊和容瘦云跟主治医生一起进了病房,容瘦云走在前头,主治医生就给他们介绍:“我们中医科的周专家,还有那位就是容医生。”

他是习惯性介绍自己院里的专家,病人一听,还以为前头那个是周专家,还是秃发科的,病人和家属都不禁看向了容瘦云的头顶,年纪轻轻……

容瘦云:“……”

周锦渊内心狂笑,他就说了,容瘦云不能来三院上班!

何止是进来以后,容瘦云这锃亮的大光头,穿的要是常服也就罢了,三院的秃子还少么,偏他穿的是白大褂。

毛医生都只是顶部稀疏罢了,年纪还颇长,容瘦云这脑袋,搞得不管医生还是病人都惊恐地看着他。年轻护士甚至悲鸣,人事科到底怎么想的招这种大夫,中医科会因他而糊的!

容瘦云捂着脑袋道:“我这是自己剃的,我也不是他们中医科的大夫!”

“哦哦,不好意思。”病人和家属尴尬一笑。

“我看看创面。”容瘦云也不啰嗦,立刻要看病情了,病人伤在小腿,现在渗出了黄绿色液体,正如谢敏所说,恢复情况不怎么样。

容瘦云看罢,心里已经有数,说道:“没事,我治过类似情况,情况还不是特别坏,基本能保存肢体与功能的。”

他这一句话,病人与家属都露出了笑容,三院的骨科已经是最好的了,他们都听了许多不确定。容瘦云如此态度,还说情况没有坏到那个程度,带给他们的欣喜简直难以言表。

周锦渊看了两眼他们的笑意,也像是被感染了,一偏头,和主治医生点头示意了一下,“我先走了。”

周锦渊还得回中医科上班。

才到中医科呢,护士就兴奋地冲过来,“周医生,我帮你拿了个包裹,是从B国寄来的诶!你买什么了?”

“我什么也没买啊。”周锦渊说着又想,不会是亚瑟吧……

也不对,他给亚瑟的地址是小青龙诊所,而且亚瑟说过,不要多久他工作告一段落,就会飞来华夏探望金绰仙,就算想给什么东西,也可以自己带。

周锦渊把包裹给拆了,才发现里面装的是一本B国的针灸学术期刊。

“周医生,你……你上B国的期刊啦?”护士差点没控制好音量。

“哈哈,这个啊,不是我写的。”周锦渊这才想明白了,他一直通过邮件和B国的同行交流,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经络研究中的问题。

也有几个针灸师表示,他们的试验做完了,会写成论文投稿,还有人表示要给他加第二作者或第三作者。

这就是已经见刊了,所以给他寄来吧。

这本期刊在业界也挺有名,属于周刊。周锦渊翻开看了一下,找到了熟悉的名字与主题,正是他通过邮件指点过的一位B国医学院助理教授。

正是这时周锦渊才发现,那位同行写的论文不但见刊了,而且被选为highlight,也就是亮点论文,每期周刊只有一两篇会入选,其中意义不言而喻,已经不止是认可了。

翻开那篇论文,大部分内容周锦渊在交流中看过了,只是浏览一遍,也看到了在论文最后,那位助理教授特别感谢了,来自华夏海洲三院的周锦渊医生,在整个过程中对他工作的帮助。

护士在旁边探头看着,终于也看到了周锦渊的名字,“哎呀周医生,这是你啊!海洲三院的周锦渊医生,哈哈,不是你写的但是感谢了你,也要恭喜。”

“谢谢。”周锦渊心里头也高兴,不过准确地说,他高兴是因为这位学者的研究内容被认可甚至看好。他们的做法是正确的,华夏传统理论,有足够的内容吸引更多人来研究。

周锦渊立刻把那篇文章拍了下来,发给莫教授看,海外同行研究经络现象的太少了,能够登上着名期刊,成为亮点论文的更是难得一见。

在海外,大部分涉及经络的论文,基本都是提到:它是针灸的“假说依据”!

所以,这着实是一个令人高兴的进步。

没多久,周锦渊还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就是海洲中医药大学的罗校长。他和罗校长一直断断续续有联系,小青龙开业时罗校长还送了花篮,对他一直颇为欣赏。

这次罗校长也是自己看到了订阅的期刊上,亮点论文有周锦渊的协助,忍不住打来电话,问他关于研究更深入的问题。

不仅限于临床疗效,甚至涉及了机理研究,这才是中医发展最需要的,所以罗校长非常喜爱这篇论文,更期待它能够引起更多人去探究机理!

周锦渊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两人深聊了半个小时。

罗校长感慨地道:“小周,如果有机会,我是真想邀请你到我们学校来,我们的附属医院也是很优秀的。”

他曾经在经方研讨会上,突发奇想挖了周锦渊一次,后来作罢,现在,他这个念头倒是真切起来了。

“您说笑了。”周锦渊老实道,他也仍是和上次一样的想法,并不太想离开三院。

罗校长遗憾地与他道别,“希望未来有机会吧……”

.

再说陆蒙,在周锦渊那里针灸了一个疗程,陆蒙的手已经完全恢复,也已经在愉快的假期了。陆蒙一个朋友任岚,趁着放假就来海洲找他玩儿了。

要说任岚,本来也是陆蒙的同行,另一个战队的,上半年因为伤病就退役了,其实他年纪不是特别大,但身体状况也没办法。

任岚自驾过来,一到就开始问陆蒙:“我看你们那个视频哎,叫得也太夸张了吧!老哥,你们到底收没收广告费?”

因为康复科后来的红火,已经有些人在嘀咕了,那么巧还直播推拿,又浪到上了热搜,会不会是联合好的,三院找专家给陆蒙治疗,LJJ也给他们打广告,双赢。

“这个真没有。”陆蒙有点怵,因为任岚把他们家德牧犬也带上了,那大狼狗蹲在任岚脚边,耳朵竖得像兔子一样,相当警醒。

“我们那医生都没让我说,我其实也没去三院,在他自己开的诊所治的。”陆蒙被周锦渊叮嘱过,没有公开说,但是私下和亲朋好友说也没事,如此解释了一下,他甚至活动了一下手指,对任岚道,“对了,你现在怎么样?”

任岚:“啊,什么怎么样?就每天直播一下,溜溜狗呗……”

虽然没法进行职业竞赛,但日常强度还是可以的,有时候还去客串一下解说,总体还是在这个圈子里,毕竟是自己喜欢的职业。

“我是说,你的伤。这么说吧,我觉得你退得太可惜了。”陆蒙低声道,“你知道么,我主治大夫连神经损伤瘫痪都能治。”

他的手在短短一个疗程的治疗后,状态也特别完美!

任岚的心猛然一跳,笑得都不自然了,“连神经损伤瘫痪都能治?不过那种只要恢复到可以行走的程度吧。”

但他就不一样了,做职业选手操作要求更高一些,当初他也积极治疗过,但状态实在无法恢复,才无奈退役。

还有LJJ他们一整个队,被摸到四脚朝天,看起来真的非常夸张。没有尝试过的任岚,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反应,尤其是他们叫得那么浮夸。

那可是治病啊,竟有如此销魂的手法?

“试试也无妨,就算只是推拿一下都爽了,都说来海洲一定要治秃啊——”陆蒙一说,发现任岚无语地看着自己,又道,“没秃就要康复,反正必须体验一下。”

陆蒙直接指点任岚把车开到小青龙诊所去了,还在叨叨,“我真觉得这就是缘,我们队里本来也想给我找他,我朋友又把我带到了他这儿……哎,周医生!”

陆蒙已经看到周锦渊了,他就站在门口和小柳聊天。

陆蒙跳下车,任岚牵着狗下来,德牧随行十分标准,一直紧贴着主人的小腿行走。

“哥哥。”小柳冲陆蒙笑,顺便对任岚也笑了一下,有点怕他带的那条狗。

德牧常常用作军犬、警犬,体型比较高大,看着确实是比较吓人的威猛型。

陆蒙小声跟任岚咬耳朵:“不要惹这小孩儿……”

任岚:“??”

“下午好,哎,你朋友?这狗真漂亮啊,能摸吗?”周锦渊和他打了声招呼,蹲下来看那条德牧,还挺喜欢的。

“这是我朋友,也是同行。”陆蒙介绍道。

任岚笑得有点心不在焉,不是不尊重,而是从陆蒙说了以后,他心底就一直在疯狂脑补,直到狗狗蹭了一下,他才忽然回神,“哦,能摸。不过德牧都很机敏,大头也属于格外警惕外人的,不是很喜欢陌生人摸它。我怀疑是跟我我们家猫学的,我家猫也特别傲……”

他还没说完,就看到周锦渊手指从德牧的头顶摸到眼前,又摸到了耳根,五指扣着脑袋揉捏,高大威猛的德牧脑袋就被越揉越放松,眼睛都眯了起来,自个儿往地上一放,前腿也压下来,就剩狗尾巴还撅着了。

——人身上有穴位、经络,动物身上当然也会有,大家都一样。中兽医同样源远流长,像葛洪就在自己的医书里写了怎么针灸治动物。

而且,现代医学很重视利用动物疾病模型进行有关发病机理、防治药物筛选等实验研究。

如今中医药方面的研究,同样也会在那些模拟了人类病证原型的动物身上使用针灸、中药等进行研究。

周锦渊不是专业兽医,但多少对这方面也有所了解。推拿手法上,摸人或是动物,对专家来说,只要了解,都不难调整。

周锦渊再摸到大狼狗肩膀处揉捏,这德牧也就一个侧翻,整只狗重重落在地上。

它整只狗都翻得四脚朝天,露出肚皮,舌头吐出来,两只眼睛眯起,哼哼唧唧,丝毫没了生人莫近的高冷凶猛,完全被揉成了LJJ的队员,“汪呜——”

任岚:“…………”

周锦渊抬头:“嗯?你家猫特别什么?可惜了没带来,猫我也喜欢。”

任岚:“………………”

喜欢道医请大家收藏:(www.tuwengzw.com)道医图翁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道医最新章节 - 道医全文阅读 - 道医txt下载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图翁中文

猜你喜欢: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道医
完本推荐: 我毕业好多年全文阅读秀爷霸气侧漏全文阅读超级浮空城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簪缨问鼎全文阅读都市寻美记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穿梭门全文阅读三界红包群全文阅读神级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间谍的战争全文阅读鬼差直播升职记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策天神算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崛起复苏时代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神级承包商全文阅读王座攻略笔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永恒圣帝逆剑狂神九零后天师狼与兄弟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最强狂兵至尊小神农网游之扫荡全服灵气逼人斗破苍穹神之炎帝独步成仙还看今朝权倾南北女战神的黑包群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苍穹九变狂战士的异界旅程乐动在线手机版九七当军嫂兵王之王地球穿越时代女总裁的王牌高手明朝败家子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医圣杀神白起家有悍妻怎么破混沌天帝诀武裂天穹乐动在线手机版大富翁

道医最新章节手机版 - 道医全文阅读手机版 - 道医txt下载手机版 - 拉棉花糖的兔子的全部小说 - 道医 图翁中文移动版 - 图翁中文手机站